今天是
毛泽东长征过彭阳的三天两夜
投稿:祁悦章   信息来源:彭阳县史志办公室    日期:2016年05月05日     【字体: 】【打印】【关闭

  1935年9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即中央红军,长征进入甘肃,突破天险腊子口,到达岷县哈达铺后,根据俄界会议决定,将中央红军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兼任政委。辖三个纵队,七千余人,向陕北开进。进入彭阳后,分左、右两路行进。一纵队为右路,二、三纵队为左路,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博古等中央领导随一纵队行动。彭德怀随二、三纵队行动。一纵队司令员林彪、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左权,下辖一、三、五三个大队。于10月初进入六盘山区,7日从今固原市原州区开城镇,彭阳与原州区交界的青石嘴进入今彭阳县古城镇小岔沟村,上长城塬沿长城线,9日从今孟塬乡赵山庄出彭阳,在彭阳行军三天两夜。

  1935年10月7日

  当日,毛泽东率领陕甘支队从张易堡出发,经六盘山入彭阳县境。前卫侦查部队率先翻过六盘山进入青石嘴,抓到一个国民党东北军便衣侦察员,经审问,得知国民党东北军门炳岳部十九团两个连从平凉向固原运送军需物资,刚进入青石嘴,准备休息做饭。得到这一情报后,毛泽东当即命令一纵队突袭青石嘴,打开东进的道路,并亲自在六盘山北麓的一个山坡上坐镇指挥。他仔细分析敌情和地形,指着远方对杨得志、杨成武等纵队首长说:“都看到了吗?山下那个村子就是青石嘴。据可靠情报,东北军两个连的骑兵刚到那里,别小看他,我们要消灭这股敌人,不然他拦着我们的去路。”

  毛泽东转过身来,从警卫员手里接过两个饼子,一边把它分成几块,一边问杨得志他们:“都还没吃午饭吧?”杨得志他们点点头。毛泽东爽朗地笑笑,说:“那好,分而食之,打下青石嘴,再吃好饭!”说完将饼子分给大家。杨得志他们从毛泽东手里接过饼子,也高高兴兴地吃了起来。

  纵队首长迅速下达战斗命令,一纵队迅速投入战斗。四大队担任正面主攻,一大队从北边绕道插入青石嘴敌后,五大队围堵在青石嘴南面,切断平固公路,防止敌人沿公路南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缩小包围圈。纵队首长一声令下,青石嘴山谷中冲锋号响起,枪声大作,杀声震天,英勇的红军战士冲向正在生火做饭的东北军两个连骑兵连,敌人根本没有料到红军会突然来到,100多匹战马还栓在哪里,连缰绳都来不及解开,就成了红军的战利品。不到半个小时,就胜利结束战斗,除团长胡竞先帅少数士兵拼死逃脱外,两个连士兵大部分被歼灭和俘虏,红军无一伤亡。缴获十多辆装满子弹、军装和大批布匹的马车,都是红军过冬急需的物资。军装和布匹大部分分给了伤病员。对俘虏经过思想教育,觉悟过来的参加了红军。青石嘴战斗的胜利,为红军东进彭阳扫清了障碍。得知青石嘴战斗胜利的消息,毛泽东非常高兴,坐在六盘山间的一块大石头上,对陈昌奉等人说:“你们看,天高云淡,红旗漫卷,大雁南飞,六盘山的景色多好啊!”。战斗结束后,中央红军首长审时度势,以缴获的100多匹战马为基础,将一纵队步兵侦察连改编为骑兵侦察连,组建起了中央红军第一支骑兵侦察连。第一任连长梁兴初、副连长刘云彪。

  国民党方面,国民党三十七军二十四师李英部紧追不舍,妄图凭借六盘山易守难攻的天然屏障,与驻固原国民党东北军骑兵第七师门炳岳部前后夹击,消灭红军于六盘山区。

  青石嘴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等随一纵队经青石嘴,过平固公路,进入彭阳境小岔沟,二三纵队经卧羊川,过清水河,进入挂马沟,这时,从固原赶来救援的东北军第七师骑兵一部,被断后的邓飞,陈赓的十三大队阻于桃树洼。是夜,红军宿于挂马沟、小岔沟、阳洼、乃河一带村庄。这一代人家稀少,部队大部分露营群众打麦场。毛泽东在小岔沟阳洼张有仁家的窑洞居住,这是他平生的第一次住窑洞。张有仁去给红军前锋部队做向导,家人上山躲藏。后来,张有仁之子张万发听说红军是穷人的军队,才消除了恐惧心理,回家宰了两只羊,并打发同村人田有福上山找回老婆王彦花给红军烧水做饭。王彦花烧了一锅开水,泼了两大盆地椒茶,烙出烫面油千层饼,把煮好的羊肉、羊汤端给毛泽东等中央首长,毛泽东夸奖:“肉好吃、茶也香!”。晚24时,毛泽东还未入睡,亲自起草电报,发给彭(彭雪枫)、李富春、叶剑英、邓发,部署第二天通过白杨城的行军路线和注意事项这是毛泽东翻阅六盘山后亲自起草签发的第一份电报。为了摆脱国民党部队的围追堵截,第二天凌晨三时,毛泽东率部向白杨城开拔。张有仁一家人把红军送出家门,把自家采摘晾干存放的一大包本地特产地椒茶叶,全部送给红军战士,让他们带到路上喝。毛泽东走出几步,回头向张有仁一家招手致谢。天亮后,在毛泽东住过的窑洞炕桌上,张有仁发现了两块银元和一张写着感谢话的小纸条。张有仁欲退回两块银元,但已不知红军去向。

  1935年10月8日

  凌晨三时,为摆脱国民党东北军尾追,红军相继从宿营地开拔。一纵队从小岔沟出发,二三纵队从挂马沟一带启程,经今古城镇羊方村南面石窑沟口、温沟以茹河为界,分南北两路,同时向白杨城(今彭阳县城)进发。红军一路北上,进入国民党宁夏地方部队三十五师的防区,这使马鸿宾十分恐慌,急调布防在甘肃省西峰镇、驿马关、庆阳、曲子、环县一带的兵力迅速向固原集结,以保中宁后方。当一纵队行至古城以西时,正遇上奉马鸿宾之命,向固原集结的三十五师一四四旅二0五 团王凤云营和一0三旅二0六团魏荣升营。王魏二营以为红军距离自己还远,毫无戒备,三五成群、稀稀拉拉的在川道里行进。红军便衣侦察发现后,马上向一纵队前锋四大队报告了情况。大队长黄开湘和政委杨成武立即登上古城以南的山头观察,研究制定出布口袋阵,伏击的战斗方案,部署机枪连联合一个步兵连占领古城以南山头,另一个步兵连占领古城以北山头,用两个步兵连和一个侦察连正面冲锋。战斗打响后,山川里枪声。喊杀声一片,红军从左中右三面压向敌军。王魏二营突遭红军袭击,乱作一团,官兵互不相顾,辎重丢弃一空,纷纷举手投降。红军很快就结束了战斗。这场战斗,红军牺牲战士1名,俘虏80余名,缴获枪支80余支,军衣、裹腿200套,棉大衣近40件,缴获的子弹不能用,枪支多为过时破旧的“十三太保”“九响毛瑟”,丢弃怕散兵、土匪祸害百姓,为轻装前进,留下两个连,将这些战利品在河滩里用石头砸毁。后续部队将俘虏集中于北庄洼杨保昌家,经宣传教育,少数人参加了红军,个大部分发给路费,放他们回家。

  红军连日取得两场战斗胜利,战士们精神饱满,高举红旗,向白杨城开进。四大队仍为前锋,经白杨城行进至任湾一带时,接纵队命令原路返回白杨城城东姚河休息。中午,红军左右两路会合白杨城,大部队集中在城内和南、北城门外。白杨城说是城,其实就是依着古城墙体打的几孔窑洞,在窑洞里开着几家杂货店,还有几家用柳树干、枝叶打起的车马店,没有繁华的市井景象。当时,城内外百姓早已纷纷上山躲藏,留下几位行动不便的老人,他们见这支虽穿着破烂,面带饥色的部队,但纪律严明,与国民党军队不同,并未打家劫舍,骚扰百姓,而是沿城墙根休息,生火做饭。当问明来历,得知是抗日救国、解放穷人的红军队伍时,才转告家人陆续回家。

  红军正在生火做饭时,忽然从西南方向飞来三架国民党飞机盘旋轰炸,俯冲扫射。红军战士迅速疏散到庄院、壕埂和城外农田的糜拢内隐蔽。毛泽东和纵队首长隐蔽在沿城墙的窑洞中。由于野外无树木隐蔽,部队人多加上在青石嘴缴获的大批白马暴露了目标,敌机在西山脚下丢下两颗炸弹,当场炸死一名红军战士。“轰、轰”的爆炸声,使缴获的战马受惊,战士们为追拉战马,遭到敌机的轰炸,在南门外炸死战马一匹。接着敌机又转向城东姚河一带投掷轰炸,隐蔽在毛刺洼窑洞中的红军战士用机枪向飞机射击。由于红军没有防空武器,敌机肆无忌惮地来回盘旋轰炸、扫射,又有10余名战士负伤,战马炸死、炸伤无数。轰炸的敌机前脚才走,国民党东北军何柱国骑兵军和陶峙岳第八师又先后逼近。由于战事紧张,红军午饭来不及吃,忍饥挨饿离开白杨城。

  红军部队从刚刚离开,国民党东北军的骑骑兵军就追到白杨城。隐蔽在姚河东岸的红军断后部队,凭借有利地势,打退了东北军骑兵来势凶猛的追击。是日,二、三纵队经崾岘、李岔、祁小岔,宿营于草庙玉洼一带。在今白阳镇玉洼村贾新庄,贾占祺捐(借)小麦约2500公斤,使红军军需得到补给,红军还打了借条。彭德怀司令员住在今孟塬乡玉塬村上洼队魏文廷家中。他与魏文廷详细交谈并询问了当地风俗民情等情况,还让卫生员给魏文廷查病开药方,又给钱让其买药治病。一纵队从白杨城出发上杜家沟梁,东进长城塬,傍晚到达赵家山畔、乔家渠、陈家涝池一带村庄。红军没收当地财主赵维新家100多石小麦、1万多斤洋芋、20余头牛驴、200多只羊补作军需。当晚,因当地住户稀少,部队宿营野外废弃的庄院、打麦场、战国秦长城墙根,生火取暖,避风御寒,和衣而睡。吃着用柴火烤、蒸的带泥洋芋,伤病员喝的是涝坝水冲的地椒茶。由于人多,开水一时难以供应,大多数战士直接饮用涝坝水。毛泽东夜宿乔家渠乔生魁家窑洞。乔生魁妻女见有队伍进庄,躲在窑中案板下,警卫员听到声响,叫她们出来,说明红军是穷人的队伍,她们才消除了惧怕心理。毛泽东让她们烧水做饭,乔生魁妻子把刚从娘家带回的一只生山羊腿,切成羊肉丁、把刚从地里刨回的洋芋也切成丁,合着做成“羊肉臊子乔面条条”。毛泽东吃了一碗,连连称赞:“香!大嫂的手艺好啊!”,毛泽东舍不得吃第二碗,说:“让伤员们也尝尝鲜、补补身体!”毛泽东随手拿起一个蒸的带皮洋芋继续吃起来。由于乔生魁家的崖背地势平坦,窑挖得很小,火炕不够尺寸,毛泽东就睡在用案板临时工支起的床上。1976年,毛泽东逝世后,当地群众自发组织,在乔生魁家的窑洞前,供起毛泽东曾经睡过的案板悼念。该案板现被国家军事博物馆收藏。

  1935年10月9日

  9日晨,左右两路红军分别从驻地出发,向东北方向继续前进。毛泽东继续随一纵队下长城塬,国民党飞机又来轰炸。红军已进入山间沟中,容易隐蔽,飞机因找不到目标,盲目投下几颗炸弹后离去。国民党东北军骑兵又随后赶到,判断认为红军不敢进入北边山中,便顺长城塬向东追去。一路未发现红军踪影,原路返回。

  二、三纵队此日从草庙一带起程时,侦查获悉草庙街宋家巷驻有卢业广民团,派部队分作三路出击。一路从曹川,一路从张街,另一路从草庙西北方向合围。当曹川一路率先赶到时,另两路尚未到达指定位置,使民团得以漏网,但震慑不小。红军东进到刘塬大阳洼台时,卢业广民团另凭借有利地势开枪射击,经红军还击后遂即溃散。

  当日,左右两路红军会和于孟家塬,路过草滩刘家堡子时,土豪刘杰与时在马步青部当副官的儿子刘继元冒然向红军开枪。红军部队包围刘家堡子,开枪还击。堡子依山之利,易守难攻。红军一边开枪掩护,一边派小分队攀攻堡门。刘杰等死守堡内,见有红军战士攀登堡崖,抛木石阻击。红军战士巧妙躲闪,乘势攻开堡门,击毙刘继元,活捉刘杰(押至环县洪德城处决),没收了刘家牲畜和粮食,分给贫苦农民,深受老百姓拥戴。红军在刘家堡子吃完午饭,出今彭阳境继续向陕北前进。

  10日红军到达三岔、环县,19日到达陕北吴起镇,胜利结束了两万五千里长征。红军长征经过彭阳,虽然历时仅短短的三天两夜,但彭阳人民因此知道了红军、认识了红军,使长期生活在苦难中的贫苦农民看到了新的希望,也在心中播下了革命火种,从此革命火种燃遍了红茹河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