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追击军”和“援西军”在彭阳的主要活动
投稿:祁悦章   信息来源:彭阳县史志办公室    日期:2016年05月27日     【字体: 】【打印】【关闭

  1936年12月23日,西安事变爆发后,红军组建“追击军”,罗炳辉任司令、宋任穷任政委,配合东北军、西北军抗击国民党亲日派胡宗南的军事“讨伐”。1937年1月4日,追击军进入固原境,屯兵固原的胡宗南部慑于红军追击军驰援的压力,放弃与东北军作战,向南撤离固原。1月10日,追击军进驻彭阳境王洼、草庙、石家沟口一带驻防待命,开展地方工作。2月3日,追击军奉命撤离彭阳入平凉。此次罗炳辉率追击军在彭阳境的革命活动共计23天。

  1937年2月27日,中央军委命令,罗炳辉率红32军第二次进入彭阳,宋时轮率红28军,两部作为“援西军”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同由崇信、灵台、泾川进入彭阳。3月上旬,得知支援的“西路军”在河西走廊遭遇失败的消息,中央军委决定援西军在彭阳等地就地驻防,一方面接待可能返回的西路军指战员,另一方面就地开展地方工作和军事训练。

  援西红32军,罗炳辉任军长、袁任远任政委、郭鹏任参谋长、曹家庆任政治部主任,辖280、282、286三个团,全军约3000人,驻防于彭阳新集、石家沟口一带,军部驻沟口街道。援西红28军,军长宋时轮、政委宋任穷、参谋长唐延杰、政治部主任江华,辖250、251、252三个团,全军856人,驻防于草庙、城阳和红河川,军部驻白杨城东门外刘家官院刘丕宏家(今彭阳县城南门民生家园小区)。1937年5月,红32军撤离彭阳;7月,红28军撤离彭阳。

  追击、援西的红军驻彭阳期间与彭阳的中共地下党组织一起开展地方工作。为建立稳固的陕甘宁抗日大后方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是开展抗日宣传,增强了抗战的信心和决心。为深入开展抗日宣传工作,红28军建立民运科,王兴有任科长,行使地方党委职责。民运工作初始,筹粮遇到阻力。由于前不久追击军离开后地方匪顽实施了清乡报复和反动宣传,群众思想压力很大,有的甚至藏匿深山,不敢露面。一些粮食较多的大户对红军更是不信任,他们表面上拿出烟酒、茶叶慰问红军,私下里却将粮食隐藏起来,特别是那些不法财主和对人民苛刻的乡保人员,更是惊慌失措,情绪对立。面对如此局面,驻军政治部带上慰问品,对乡间贤达诸个登门拜访,向他们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听取他们对抗日支前的意见建议,利用他们在乡间的威望,发挥他们的示范带动作用。农忙时,驻防红军还主动帮助群众春播夏收,送粪除草,拉运打碾,打扫街道卫生。红军在道路旁,集市建筑物上刷写“团结起来,抵抗日寇”“红军和老百姓是一家人”“红军是贫苦人民的军队”“要种族不灭,惟抗战到底”“扫荡倭寇——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等标语口号。在街道村口,群众聚集地演讲,教唱革命歌曲。利用茶余饭后,劳动间息,主动和群众拉家常,广泛深入宣传全国的抗战形势,共产党争取团结一切爱国力量共同抗日的政治主张,全国人民团结抗战的重要性。节、集日,驻军文艺队经常活跃在街道、集市,搭建简易舞台,采用群众喜欢的艺术形式,把一个个大道理通俗化,教育感染群众,活跃节日氛围,增进军民情谊。同时,组织军民联欢会,邀请“延安烽火剧团”演出。慰问曾帮助红军的积极分子,给惨遭敌匪杀害的红色群众家属伸张正义,追发“抚恤金”,帮助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在驻地群众中推选任命政治、财粮委员。红32军军长罗炳辉在石家沟口亲自主持召开群众大会,向群众宣传国际国内形势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说明援西军重大的军事目的和紧迫的备战需要,号召群众为支援抗日和援救西路军积极筹借军粮。红32军在峁家堡子庙房设立了军粮站,在粮站周围书写列宁语录:“红军如没有足够的粮食,便不能变成强有力的红军,因为没有粮食,军队便不能自由动作,便不能维持军队中人员的生存”等宣传标语。红军将士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所到之外对群众嘘寒问暖,调解民事纠纷,惩治坏人坏事,全心全意关心群众生产生活。通过一系列的工作和红军将士言行的感召,驻地群众的革命热情被调动起来,很快被组织发动起来。乡亲们主动接近红军,帮助红军,把红军当亲人,特别在临近春节之际制作菜肴、筹集白面、肉食、干果,敲锣打鼓送往军营慰劳红军官兵,给路过的红军烧开水、蒸馍馍,热情为红军筹借军粮,捐赠蔬菜、肉食、军鞋等。腾出窑洞为红军存粮,纷纷主动把打麦场和可利用的平地让出来供部队训练。在各村召开的群众大会上,群众自愿拿着写有“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字样的小旗子,聆听军队干部讲解抗日救国的道理,发自肺腑表示支持和拥护红军,军民间情同手足,调动了群众支前抗战的积极性,增强了族抗战的信心和决心。

  二是建立抗日救国会,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在红28军的帮助下,召开“固原东区联保抗日救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固原东区联保抗日救国委员会”(“麻子沟圈区联保抗日救国委员会”的前身),徐满库当选主任,扈连玉、余如科、刘丕宏、虎荣峰、杨登魁、王永杰、黄德基当选委员。会议确定抗日救国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征集粮食拥军支前,为红军打探提供情报,宣传党的政策,调解处理民事纠纷。会议期间,红28军政治部将一幅写有“团结御侮”的软匾赠于代表大会,该匾由徐满库保存,现陈列于中国军事博物馆。驻地红军协助中共固北县委在崖堡子、堡子崾岘、三个窑、米家塬、虎家岘、何家岘、赵沟、李渠、孙湾组建起9个乡级抗日救国委员会。协助中共固原县工委在麻子沟圈、红河、任湾、海巴、石家沟口、峁家堡子、城子杨家、上王家建立了8个乡级抗日救国委员会。这一时期,彭阳境共有区级抗日救国委员会1个、乡级17个。1940年5月,在国共合作期间,奉国民党中央命令,彭阳境抗敌后援会全部撤销,职能转入新组建的各战区动员委员会。

  三是开展募捐,支援抗战。细致的宣传动员,调动起了群众的革命热情,也消除了富户的思想顾虑。红河徐塬徐满库率先为红军捐献谷子2000公斤。红河王石沟徐效衍,带头捐粮15000公斤,成为已知固原境内支前抗日捐献粮食最多的人。徐效衍还主动捐献了10多只活猪活羊,慰劳红军。红28军政治部与固原东区联保抗日救国委员会共同向开明人士徐效衍赠送了一副书有“抗日先锋”的布质红色软匾,敲锣打鼓送到徐效衍家,以示表彰。新集卧牛台的李世昌等一批开明士们也纷纷慷慨带头向红军筹借军粮。在他们的示范带动下,彭阳群众捐粮捐物支援抗战的热情空前高涨。据估计,仅红32军、28军驻彭期间,当地群众捐(借)粮食60多万公斤、蔬菜10万公斤、牛羊猪鸡肉1.5万公斤,捐鞋4000余双。红军对所有借粮户都进行登记打借条。部队官兵深受鼓舞,红28军宋时轮军长大加赞赏:“固原东区人民的支持,坚定了我们抗战的信心,鼓舞了全军的士气,党和红军不会忘记东区人民,感谢东区人民的支持!”。部队不断派出文艺宣传队,利用逢集日,在集市演出,答谢群众的支持。

  四是重视统战民族工作,凝聚抗战力量。遵照中共中央指示,驻防固原的追击军成立了统战工作领导小组,宋任穷任组长,宋时轮任副组长,成员有唐延杰、郭鹏、江华和李干辉。对国民党政权组织、驻军及社会各界人士开展统战工作。统战工作领导小组主动和驻防固原的国民党东北军联系,委派红28军上校参谋裴周玉和警卫员张风飞出使驻固原县城的东北军师部。临行前,追击军司令员罗炳辉叮嘱:“固原县驻有东北军的一个师部,你们要虚心,诚恳待人,切不可自负和骄傲。”红军“特使”受到东北军驻固原最高首长周福成师长的热情欢迎和亲切接见。交谈中,裴周玉主动和友军将领联络感情,表示出红军的诚意,阐明红军联合抗日的主张,表明抵制敌对顽固派进攻的决心。谈话受到周福成师长的高度赞许,他表明愿意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迫切愿望,双方会谈取得了良好效果。裴周玉又应邀为东北军将领讲述了红军长征的光辉历程。东北军在师部设宴招待红军特使,在致酒辞中,周福成师长盛赞红军联合抗日的主张,对毛泽东的丰功伟绩表示钦佩。一些从远处驻地赶来的东北军将领,流着热泪诉说自己父老乡亲惨遭日寇杀害的经过,真心诚意邀请裴周玉赴他们军营作报告。红军特使应邀对国民党固原县政府进行了访问,为县政府科级以上干部作了红军统战政策报告,特别对他们鼎立为红军资助粮草、支持抗日的进步行动表示了感谢。与此同时,追击军在部队中还广泛开展统战政策教育,全面提高全军指战员对主动团结友军、共同抗日重要性的认识。从此,同驻固原的红军和东北军互信加深、联系频繁、互派信使,互通情报,形成了亲密团结的抗战阵营。驻地红军还特别重视民族团结,严格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自觉做好回族上层人士的工作,注意与回族同胞搞好团结,遵重回族同胞的风俗习惯。重申“三大禁条、四项注意”。在回族聚集区,禁止食大肉,与回族同胞交谈禁止说“猪”及其同音字。红32军买了一只羊,请阿訇宰杀后,由随军回民伙夫做好羊肉、饭食招待阿訇和开明人士,密切同少数民族的关系。

  五是建立党的组织,发展壮大党的力量。红32军、红28军驻彭期间,国共两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基本形成,但地方基层党的组织建立得很少,力量很薄弱,群众基础也不够牢固,这种情况和如火如荼的全民族抗战形势不相适应。在帮助固北、固原两个县委党建工作上,驻地红军政治部积极酝酿建立党的基层组织,发展共产党员。红28军干部周学琳,在石家沟口发展回族农民马义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开创了在固原发展少数民族党员的先河。不久,军后勤干部何仲发又发展石家沟口回族农民姬满祥、马义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红军的帮助下,成立了固原境内第一个由回族少数民族群众党员组成的党支部——中共石家沟口支部,马义仁任书记。以后支部又陆续吸收回族农民马子功、马如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驻峁家堡子的红32军先遣连同当地中共党员赵正明取得联系,积极发展大火村农民王承基和峁家堡子商人翟永昶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红军政治部的积极参与,驻地建党工作开展得很活跃。抗日救国会的建立为创建彭阳基层党的组织在思想和组织上做了准备。后来红军政治部上级党组织把抗敌后援会的负责人培养发展成中共党员并任命为基层党组织的书记,抗敌后援会与党支部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公开或秘密开展党的各项工作。抗敌后援会被撤销后,党的工作并未中断,绝大多数党支部的工作一直开展到全国解放。在彭阳大地上培养锻炼了一大批信仰坚定的共产党人,他们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付出了流血牺牲,做出了应有得贡献。

  六是帮助地方发展经济,建立稳固的陕甘宁抗日大后方。驻地官兵认真落实刘伯承司令员在绿化驻地动员会上“每人在4月1日植树节前后,在驻地栽植一棵树”的要求。绿化驻地的工作迅速开展起来,驻白杨城和刘家沟的红军,从驻地农民杨柳树上砍下枝条,截成一尺多长,把一大半栽入地下,一小部分露出地面,这种栽树法既省工,又省树种,还可防止树种水分流失,有效提高植树的成活率。经过精心抚育,栽植的40余万株杨柳树悉数成活,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红军树”。此外,红军还在堡子崾岘的阳洼开垦荒地种秋粮100多亩,红军撤离时,把即将成熟的粮食都送给了贫苦群众。驻石家沟口的红军,为了活跃市场,在街道办起了商店,向每户居民免费赠送12.5公斤黑豆,让群众生成豆芽菜,改善生活。同时,在驻地工匠的协助下,用手工摇钻做折腰枪,补充部队和地方武工队的装备。

  1937年5月、7月,红32军、红28军相继撤离彭阳。7月11日至14日,援西军司令部在镇原县城召开团以上干部动员会议,部署改编工作,很快奉中央军委命令开赴陕西三原进行改编。援西军离开后,在镇原设立了留守处,后改为八路军129师驻镇原留守处,继续开展彭阳的地方工作。红32军改编为刘伯承任师长的八路军第129师第359旅第718团和教导团。红28军改编为贺龙任师长的八路军第120师第358旅第716团,继续投入伟大的抗日民族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