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七易其稿的将台堡红军会师纪念碑碑文是如何形成的
投稿:火仲舫   信息来源:固原日报   日期:2016年12月20日     【字体: 】【打印】【关闭

  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碑因为习近平总书记的光临并敬献花篮,进一步提高了知名度,成为全世界广泛注目的红色纪念胜地。

  镌刻在纪念碑背面的会师碑文,准确地记录了红军三大主力战略大转移、转战西北、会师将台堡的盛况。透过那些历经了20年风雨的文字,当年起草这段碑文的情景历历在目,令人感慨万端。

  自1995年伊始,西吉县委就组织力量,着手论证、修建将台堡红军会师纪念碑事宜,由中共西吉县委向宁夏区党委正式提出申请,要求确立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的历史地位,在将台堡修建红军会师纪念标志。这一申请经宁夏区党委同意后,由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以“宁党发[1995]22号”文件的形式,向中共中央宣传部呈报了《关于在宁夏西吉县将台堡修建革命遗址纪念标志问题的请示》。中共中央宣传部于同年12月19日以“中宣函(1995)40号文件”的形式批复了宁夏区党委的请示:“同意在将台堡修建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亭”。这个批复犹如一颗明亮的信号弹,为宁夏全区人民传递了美好信息,宁夏各界群情振奋、奔走相告,进一步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设施的建设和与之相配套的宣传工程。春节刚过,中共西吉县委便成立了“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暨将台堡会师纪念标志建设活动筹备工作领导小组”,专门负责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碑的建设和相关事宜。当时我任西吉县委宣传部副长,兼任筹备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负责全面宣传工作。当时组织上分配我一个艰巨而意义重大的任务,就是起草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碑的碑文(即《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概况》。后来确定为“简介”)。接受了这一重大任务,我自然感觉使命光荣而艰巨,压力非凡,便进一步搜集相关红军长征资料,研读这方面的文章,于4月初完成了首稿《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概况》(即纪念碑碑文),约660字。初稿交由几位相关领导进行了小范围审核,提出了很多意见,主要是觉得文字太单薄,没能全面表述红军长征途经西吉,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夜宿单家集、翻越六盘山等重大历史事件,决定重新起草。接下来,在时任西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海正生同志的全力帮助下,我又完成了第二稿。第二稿参照了时任西吉委常委、组织部长李作斌同志撰写的《红军长征、会师在西吉》论证报告,字数达到了1260多个。4月30日,由活动“筹委办”加了按语上报到包括宁夏区党委办公厅、宁夏区党委宣传部、宁夏军区政治部、宁夏党史研究室等部门领导在内的百余名相关领导和专家,同样送达中共固原地委的上述部门,西吉县的30多名县级干部人守一份。

  按语称:“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文的撰写是一件重要而严肃的工作,涉及到准确再现历史事件,深刻表现会师意义的重大问题。纪念碑建设筹委会宣传组经过反复考查论证,核对史实,在参考会宁‘会师塔’碑文的基础上,形成了初稿,现印发给有关领导和知情人士,敬请提出宝贵意见,以臻完善。修改稿请于5月15日交回筹委会办公室”。

  此讨论稿发出后,我们便受宁夏区党委的委派,去北京走访相关重要部门及相关老红军、老领导,求索墨宝题词(此情况笔者在另一篇文章《20年前,北京求墨纪实》中有详细记录)。一个月后回到西吉,紧接着策划庆祝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60周年暨纪念碑落成典礼系列活动(主要是包括建设、宣传诸方面的10项活动),纪念碑碑文一直等待上级有关领导和专家审定,暂时搁置。

  进入7月份,一应筹备活动渐次有了眉目,纪念碑碑文再次被提上了重要日程。期间,由宁夏党史研究室主任邵予奋起草过一份补充说明,于是,由我依据各方面的反馈意见,进行了再次结构,这算是重新撰写的第四稿(包括邵予奋的)。8月2日,“筹委办”以“西筹办发(1996)2号文件”上报中共西吉县委和县政府,要求于8月10日给予审定批示。

  报告称:“我们经过反复考查论证,核对史实,数易其稿,完成了《将台堡会师概况》”(将台堡会师纪念碑碑文)的撰写,现将第四稿随文呈上,请审示。

  (请将审批意见务于8月10日反馈西筹办)。

  附:碑文送审稿(略)。

  县委自然十分重视,县委书记召集常委会进行了及时讨论,又提出了一些完善意见,我又综合县委常委会意见,进行了全面修改,经海正生常委再度修改后,形成了第五稿。这次没有立即上报县委,而是根据县委意见,由县委主管领导王诠宝副书记带领我,直接到银川征求意见。在宁夏党史研究室和区党委办公厅征求意见时,几位专家又提出了一些局部意见,要求我们再次修改。时间不等人,王诠宝决定,就在宾馆现场修改,修改不成功不回去。于是我们下榻在绿洲饭店。吃过晚饭,已经很晚了,我们顾不得休息,就在台灯下修改起来。这次我也是铁了心,非得一个字一个字斟酌,逐字逐句推敲,再不能延误时间了。我修改一遍,王诠宝就仔细审定一遍,待到我们彼此觉得满意时,已经凌晨三点了。完成了最后一笔,我便本能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还是王诠宝将我叫醒,才躺上了床的。这里算是又进行了六次和七次的修改。

  第二天,我们连忙赶回西吉,打印成文件,8月25日,再次以筹委办(1996)3号文件呈报中共西吉县委。报告除了上次报告前面的呈词之外,另加了“并报经区党史研究室讨论,全面修改审定”的说明。

  9月3日,中共西吉县委、政府将这份七易其稿的碑文呈报给宁夏区党委宣传部。9月18日,区党委宣传部以“宁党宣[1996]75号”文件批复了这个报告。批复称:“中共西吉县委、县人民政府:你们9月3日报来的将台堡会师纪念碑碑文送审稿,经组织有关领导和专家研究,作了一些修改,现已定稿,特此批复。”

  就这样,七易其稿的《将台堡会师概况》(碑文)才得到确定,刻上了碑身!

  现在看到的碑文如下(共628字):

  1934年7、8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团和第六军团北上西进,揭开了长征序幕。同年10月至翌年11月,中央红军(后改为红一方面军)和各路红军先后离开艰苦开创的革命根据地,实行战略大转移。历经征途艰难险阻,战胜强敌围追堵截,继1935年9月,红二十五军进入陕甘苏区,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合后,毛泽东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陕甘支队)长驱二万五千里,于10月19日到达陕北吴起镇,与红十五军团会师。

  1936年夏,红一方面军东征胜利回师陕北后,中共中央作出了三大主力红军会合的战略决策。5月中旬,将红一方面军主力改编为西方野战军,由彭德怀任怀任司令员兼政委,挥师西征,迎接二、四方面军。7月初,红二、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后并肩北上,挺进甘肃。9月中下旬,三个方面军迅速向静宁、会宁和今西吉将台堡(时属隆德县)地区集结,形成夹西(安)兰(州)大道南北呼应之势。

  继10月9日红一、四方面军在会宁县城会师之后,21日,红二方面军长征进入宁夏西吉县境。当日,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副政委关向应和随二方面军行动的原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在平峰镇与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代理军团长左权、政委聂荣臻、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等亲切会面。22日,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及二军团与一军团二师在将台堡胜利会师。两军首长同会师部队万余人在将台堡东侧的广场上举行了会师联欢。次日,二方面军六军团经公易镇抵达兴隆镇,与红一方面军一师会师。至此,红军三大主力历经两年艰难困苦、浴血奋斗,终于全部胜利会师,结束了举世闻名的长征。

  这个经再次审定、上级批复的碑文,删除了原稿中的下列内容!

  “将台堡会师是红军三大主力会师的主要组成部分,标志着震惊中外的二万五里长征胜利结束,在中共党史、军史和中国革命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将台堡会师是长征途中最后一次会师;将台堡是红军长征胜利结束地。中共中央已将10月22日确实为“红一、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之日”。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宁夏作家协会副主席、宁夏文学院签约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