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樊哲祥:会师后的喜讯
投稿:办公室   信息来源:《红军长征西征在固原》)   日期:2017年06月29日     【字体: 】【打印】【关闭

  翻过雪山,越过草地,红二方面军进入甘肃、宁夏地区后,广大指战员打仗、行军格外兴奋。9月中旬,贺龙指挥二方面军,先后攻克了成县、徽县、两当、康县,接着又挥师北进,于10月20日到达宁夏西吉县的将台堡、兴隆镇,与聂荣臻、左权率领的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了。

  重要情报

  红二方面军在将台堡、兴隆镇和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时,广大指战员像过年一样,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当时,我在二军团司令部任侦察科长。在欢乐声中,李达参谋长命令我们侦察科,要加强敌情侦察。我们10月23日侦悉,敌三十七军已进至界石铺。因敌情紧张,部队开始北移。

  进驻海原县曹家洼一带时,一天早上,侦察员领来一个东北军的排长,要求见红军最高司令。我打量了他一番,问道:“有什么事?”“我有重要情报。”他诚恳地说。看他不像敌人的侦探,我说:“那好,稍等一会。”我急忙跑到总指挥部,立即向贺老总作了报告。因敌情紧急,贺老总说:“把他带来!”

  我把这个排长带到贺老总面前,他“啪”地一个立正,先向贺老总行了个军礼,然后说:“长官,我是东北军的见习排长,叫王智,我们要抗日,打回东北去,特来投奔红军,有重要情况报告!”“你说吧”。贺老总点了点头。“长官,骑兵第六师在前面设下埋伏,望贵军立即止步。”“可是真情?”“我以生命担保!”贺老总放下手中的烟斗,紧紧握着王智的手说:“多谢啦!”王智看了看贺老总,又说:“我还带过来一个班的士兵,投奔红军。”贺老总笑容满面地说:“你们要求抗日,来参加红军,这太好啦!”这时,贺老总示意,让我好好招待王排长。

  贺老总和任弼时政委商量后,叫我赶紧通知部队改变行军路线,转向西北驰进。当我策马赶到四师时,十团已与敌人开火,刘开绪团长和朱绍田政委指挥部队,边打边掩护主力转移。部队安全到达杨明堡后,贺老总找来王智,表扬他报告了重要敌情,使部队免遭损失,为人民立了一功。当王智知道自己见到的是威震敌胆的贺龙时,他高兴极了,逢人就说:“投对啦!”

  不久,贺老总任命王智为骑兵连连长。这个剽悍的连长,带着红二团的骑兵连,奔驰沙场,挥舞马刀,英勇地战斗在宁夏南部山区。抗日战争初期,他又带骑兵团奔上大青山,奇袭日本鬼子,被蒙民誉为“青山铁骑”。

  第一次见到朱总司令

  中央军委布置的海(原)打(拉池)战役,因种种原因,未能按照预定计划消灭敌人。特别是宁夏战役,因张国焘擅动四方面军和三十一军,部队行动暴露,不但未能实现歼灭敌人的计划,还迫使各路红军迅速北移。

  11月中旬,二方面军转移到盐池与环县之间一个小村庄时,我听贺老总的警卫员说,朱总司令来了。我说:“我还没见过总司令呢。走,去看看。”就高高兴兴地向总指挥部走去。

  总指挥部的院门敞开着,我看到一个身穿旧棉衣的大个子,他笑着喊道:“弄啥子饭哟?”边说边向北屋走去。这时,我急忙问警卫员:“总司令在不在屋子里?”他用手一指说:“你刚才见到的那个就是总司令呀!”我心里一惊,那就是朱总司令呀,我听他说去弄饭,还以为是新来的司务长呢!我高兴地扭头就跑,想早点告诉战士们:“我见到朱总司令啦!”

  第二天,我到总指挥部去汇报工作,问贺老总:“听说朱总司令来和你研究打大仗的事啦?”贺老总点点头。我说:“前天,四方面军在萌城一带打了一个大胜仗,消灭好几百敌人。再有战斗任务,咱们二方面军要求担任主攻。”贺老总说:“咱没那个福,总司令叫我们作预备队哩!”我说:“那我们不干!”,贺老总咬着烟杆嘴,意味深长地说:“朱总司令说,毛主席、周副主席指示,二方面军在长征路上吃了大苦,在徽县、成县、康县连续打仗,部队很疲劳,目前应该适当休息,养精蓄锐,准备打仗。”

  我听了这话,眨巴眨巴眼,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对红二方面军的关怀和爱护,使我感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天大的好消息

  12月13日黎明,我们正在睡觉。谷志标用力拍着我的被子说:“樊科长,快起来,报告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连眼也没有眨一下,说:“部队还没打仗,有啥子好消息?”他大声喊道:“蒋介石被活捉啦!蒋介石被活捉啦!”我微微睁开跟睛说:“你在说梦话,快躺下再睡一会吧!”,他说:“不睡,我高兴得睡不着呀!”

  我半信半疑,起来穿好衣服,直向总指挥部奔去。

  这时,贺老总的屋子里亮着灯光,我走了进去。看到贺老总正伏在桌子上看电报,我也没顾上敬礼,急忙问道:“老总,谁把蒋介石活捉啦?”贺老总捻亮灯芯,微笑着对我说:“蒋介石听到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的消息后,亲自坐镇西安,命令东北军、西北军和胡宗南的部队一起围攻消灭红军,张学良、杨虎城将军主张和红军一致抗日,打回东北去,就在临潼华清池把蒋介石活捉啦,哈哈……”

  贺老总说完,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好像在想什么,还小声说道:“长征一结束,新局面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