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马青年:忆红二十五军长征经过宁夏
投稿:办公室   信息来源:《红军长征西征在固原》   日期:2017年10月23日     【字体: 】【打印】【关闭

  中国工农红军二十五军长征经过宁夏是一九三五年七八月间。一天下午,我们正在兴隆镇卖东西,约三四点钟的时候,镇上来了一支队伍。只见他们个个头戴一顶八角帽,五角红星缀中央,身穿一身灰军装,红色领章挂两旁,大多是20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一人一支步枪,一连9挺轻机枪,十字披挂的子弹带,队伍特别威武、整齐。军队一进兴隆镇,一杆红旗迎风飘,二路纵向街道两旁一站,无人东张西望,无人嬉笑。我们看到这支军队纪律严明,官兵一致,亲如兄弟,不打人不骂人,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对群众非常热情体贴,为群众挑水、扫院、看病、挖厕所,特别尊重回民的风俗习惯。心里想,这真是一支穷人的队伍,从未见过这样好的军队。我们几个人住在兴隆镇一个店里,红二十五军政治部宣传队刚好也住在这个店里。晚上,宣传队的小战士和我们都很亲热,也谈得拢,因为都是年轻人。我们还认识了政治部主任郭述申和供给部的姬部长。他们主动给我们讲红军的事,讲穷人革命翻身的道理,讲红旗上的镰刀斧头就是代表工农的利益等。还问我们生意做得怎么样?一天能卖多少钱?很关心体贴人。我们说,能混饱肚子就不错了。郭主任说:“你们年纪轻轻的,做小买卖也辛苦,年轻人要想国家的大事情。”姬部长还叫我们把碱面、辣椒卖给红军。我们说,卖什么!红军要,我们就送给红军好了。他们说,那不行,红军实行公买公卖,这是红军的纪律。结果我们把卖剩下的几斤碱面、几斤辣椒全部给了红军,红军给了我们6块银元。

  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红军的布告。红军到兴隆镇的第二天一大早,贴出了一张布告,署名是红二十五军司令部、政治部。布告上讲,红军除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外,还规定了“三大禁条,四大注意”。我和李铁民(原名李铁旦,山西人。参加红军后起名李铁民,以后在红军西征时任回民独立师参谋长)结识了十二三人(当时就是一群娃娃),我们到宣传队队长吴建民(这是我后来的入党介绍人)那里(他也在该店住),要求参加红军。他说:“你们自愿?”我们说:“很自愿。”他问:“怕不怕?”我们说:“不怕。”他说:“很好,收下你们。”因为我们在隆德、兴隆镇一带做生意,走乡串户四五个月,对当地情况也比较了解一些,与群众也比较熟悉。红军领导就分配我们到政治部红色战士宣传队做宣传工作。时年我还不满17岁。

  关于红二十五军的情况,我早在陕西安康老家,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听过传闻。参加红军以后,才知道红二十五军辖二二三团、二二四团(红二十五军长征北上时留在陕南镇安、柞水县一带)、二二五团和一个手枪团,共3600余人。当时军长是程子华,吴焕先任军政委,徐海东任副军长。

  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根据党中央、周副主席的指示,在鄂豫皖省委的领导下,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锋队”的旗帜,离开了鄂豫皖红色根据地,向西北转移,开始了长征。

  部队一路上粉碎了敌人六七万军队的追击和堵截,跨过重重险关要隘,长驱千余里,于1934年12月上旬到达陕南。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南之后,在中共鄂豫皖省委的领导下,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奋斗,打土豪分田地,宣传和组织群众消灭了陕军三个旅,刨建了鄂豫陕游击根据地。成立了豫陕、鄂陕两个特委和五个县的工委,建立了两个县和几十个乡的苏维埃政权,受到了当地人民群众的极大欢迎和深切爱戴。到了1934年4月中旬,在陕西蓝田县葛牌镇正式成立了中共鄂豫陕省委,由徐宝珊任省委书记,吴焕先任副书记。

  1935年3月下旬,蒋介石在其对鄂豫陕根据地第一次反革命围剿失败后,又下令调集三十多个团的兵力,对鄂豫陕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二次大规模的军事围剿。红二十五军在中共鄂豫陕省委(徐宝珊已病故,吴焕先代理书记)和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的领导下,不畏强敌,不怕艰险,与敌人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战斗。7月初,红二十五军在山阳县袁家沟口全歼敌陕军一旅之后,北出终南山,到达西安以南的子午镇一带。这时,党中央派石建民从上海来到红二十五军,带来了中央文件及中央红军同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北上抗日的喜讯。省委于7月15日在丰峪口召开会议,吴焕先同志根据中央文件精神,作了关于全国抗日斗争形势和今后斗争任务的报告,传达了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的消息。与会同志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会议决定,省委立即率领红二十五军继续西进北上,以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与敌人英勇作战,打击和消灭敌人,创造条件,迎接党中央、毛主席,会合红军主力部队北上,到陕甘苏区与红二十六军会师,进一步巩固和发展陕甘革命根据地。

  会议后,省委率领红二十五军沿秦岭西进,穿过宝(鸡)汉(中)公路,进入甘肃的两当、徽县、成县地区,再攻占秦安,包围天水等地,于八月十四日到达静宁地区。部队原计划在此地等待与中央红军会合,然后一道北上,进入陕甘苏区。因为一直得不到中央红军北上的消息,遂于八月十五日,红二十五军转移到达宁夏西吉县兴隆镇、单家集、羊家河地区。附近的张结子、高坊城等村也都驻进了红军。

  兴隆镇、单家集等地一带是一大片回民聚居的地区。广大回族群众和汉族劳动人民一样,深受国民党贪官污吏、地主豪绅的压迫剥削,另外还受到大汉族主义的歧视。加之这里山大沟深,消息闭塞,经济、文化落后。在红军到来之前,由于敌人的反动宣传,这里的回族群众对红军存在着怀疑和恐惧心理。当听到红军要来这里的消息后,村里的青年人、妇女都纷纷逃进深山峡谷。红军在未到达这里之前,就在部队中进行了党的民族政策、群众纪律的教育,介绍回族人民的信仰、生活特点和风俗习惯,教育部队要团结和发动回族兄弟共同抗日,打倒蒋介石,反对大汉族主义等。

  红军到达兴隆镇的第二天就出了布告,除严格遵守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外,还规定了“三大禁条、四项注意”:即禁止驻扎清真寺;禁止毁坏回文经典文字;禁止在回民家中吃大荤(猪肉)。并要求注意在回民地区,不打回民土豪;注意使用回民生活用具,要经回民同意;注意要回避回族青年妇女;注意买粮、买菜要公买公卖。还强调,违者以军法论处。布告一出,观看的群众极多,大家奔走相告,争相传颂。红军不仅严格遵守上述规定,而且还积极开展群众工作,红军指战员们积极帮助群众扫院、担水、干活,处处尊重和关心回族老人。在街巷、院落向回族群众宣传红军对待回民的政策,宣传回汉军民团结,共同抗日救国的政治主张等。红军以实际行动揭穿了敌人的反动宣传,使回族人民深受感动,从而解除了回族群众的恐惧和疑虑,很快得到群众的热情欢迎和大力支持。“红军好”的消息,很快传遍兴隆镇、单家集附近的回民村镇。躲进深山的回族群众,也都陆续回到村里安心生活,继续生产。

  为了尽快团结回族上层人士,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政治部主任郭述申还专门拜访了清真寺,并赠送了匾额和礼物。不仅这样,还邀请各方人士和阿訇开座谈会,讲明主张,征求意见,影响很大。由于红军严格执行了铁的纪律,以实际行动使当地回族群众深为感动。清真寺的阿訇肩扛礼品,放着鞭炮,赶着羊只,到军部回拜。回族群众主动为红军筹办粮草,一些青年人积极要求参加红军,自动为红军带路、抬担架。

  红军在兴隆镇、单家集一带休整五天。省委在这里召开会议,决定部队继续向陕甘苏区转移。当红军离开时,全村男女老少齐集街头,敲锣打鼓,夹道欢送。回族群众在道路两旁摆设香案、茶桌、果品,祝福红军顺利北上,真是一派箪食壶浆以送王师之气氛。回族阿訇和一些老人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与红军话别。他们说,我们活了一辈子没见过这样好的队伍,红军真是救国救民的军队。

  红二十五军虽然在兴隆镇、单家集只驻了五天,但在回族群众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在红军走后三四个月,回族青年岳正、敏孩三(小名)等人,积极宣传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组织起来抗日救国救民等革命道理。迅速组织了100多人的骑兵队,举起革命的红旗,打土豪,反压迫,开仓救民,反抗马家军抓兵抽丁,活跃在兴隆镇、单家集一带,给当地的反动统治阶级、恶霸地主以严重的威胁。

  当红二十五军将要从兴隆镇、单家集出发时,驻守在陇东地区的三十五师马鸿宾部奉蒋介石的命令,调兵遣将,严密设防。敌人西自中宁,东至宁县,在固原、平凉、泾川、西峰镇、庆阳、曲子、环县等重镇,派出重兵防守,组成了两道军事封锁线,企图凭借六盘山之天险和泾河、蒲河、马莲河等天然屏障,阻击和消灭我军于陇东地区。

  8月中旬,红二十五军从兴隆镇、单家集一带出发,沿西兰公路北侧向东推进。当晚七时许,进到隆德县城北王新湾一带隐蔽。据侦察,该县城驻鲁大昌部队一个营和一个县保安团,兵力不多,且城北地势较平,易于攻击。军首长命令先头部队袭击隆德县城。晚八时许,我军突然发起攻击,敌人猝不及防,像炸了窝的马蜂,乱作一团。我军从城北迅速突进隆德县城,活捉了县党部书记长、县长、保安团总、财政科长等30余人,俘敌官兵200多人,其余敌人全部被歼灭。

  在攻克隆德县城以后,我军士气旺盛,乘胜连夜翻越六盘山,于第二天拂晓,东进至和尚铺。红军在和尚铺稍事休息,生火做饭。这时,敌人的侦察飞机在空中盘旋,部队只稍稍休息之后,经过蒿店、安国镇,过斜河子,一部上北塬,二二三团和手枪团直逼平凉。敌人怕我军攻占平凉,惊恐万状。马鸿宾亲临平凉坐镇指挥。然而,我军以声东击西、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沿北塬绕过平凉,继续东进。马鸿宾又估计我军进攻泾川,遂令驻防泾川的马开基亲率骑兵一营,在城西王母宫构筑工事予以防守。又调来马培清骑兵团占领泾川以南高地,又令二○九团一营、马应图两个步兵营、一○五团肖金禄步兵一营、卡得云骑兵营等,齐集泾川会战,妄图将我军驱逐出陇东地区。

  我军于八月中旬由平凉以东,南渡泾河,进人白水镇一带。敌人一○五旅一部尾追我军至马莲铺,我军冒大雨抢占打虎山高地,与敌人激战。敌人一○五旅副旅长马应图命令部队攻击山头的红军,我军随着一阵手榴弹的爆炸声发起冲锋,从山头压下去。敌人顿时大乱,死伤200余人,其余敌人纷纷溃逃。马应图在慌乱中,带领两个步兵连向泾川方向逃窜,又遭到我军伏击,溃不成军。正在这时,我军发现敌一军官带领数十名骑兵,还有一辆马车,赶到马莲铺。我军便迅速把敌人团团围住,敌人拼命突围。正在紧要时刻,敌人三十五师卡得云带领骑兵营赶来救援。我军二二五团只有一个排的兵力,撤出战斗后,敌军官逃脱。事后才知道。那个险些被我军生俘的就是来督战的敌三十五师师长马鸿宾。

  8月下旬,因下暴雨泾河水位猛涨,我军无法过河,便东至王村南渡纳河。由于连日暴雨,河水湍急,部队只过去一半,后卫队二二三团被阻于河北岸的四坡村。这时,敌部马开基率该团趁机向我二二三团发起攻击。我军冒着大雨,立即凭借房屋、土墙、窑洞与敌人展开近战。军政委吴焕先一面命令第一、二营从西面向敌人猛烈反击,一面高喊:“一定要坚决地打,英勇地打!”并亲自带领警卫队人员,奋不顾身地冲人敌群。红军战士看到军政委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个个奋勇杀敌,士气大振。正在激战中,军政委吴焕先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军政委牺牲的消息,更激起了广大指战员对敌人的满腔怒火和无比仇恨,更英勇顽强地扑向敌人,有的战士子弹打光了,就用枪刺、枪托与敌人拼杀,枪打坏了,就赤手空拳与敌人厮打肉搏。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血战,敌马开基骑兵团全军覆灭,马开基被我二二三团二营通讯班长周世忠当场击毙。

  我军为了继续牵制敌人,从四坡村出发,向西直逼崇信。军部再次派出人员,四处打听中央红军北上的消息,仍然一无所知。这时,敌人调兵遣将,云集泾川一带,企图与我军决战。我军因连续多日的冒雨作战,部队十分疲劳,且有一定伤亡。于是,军首长决定立即北进,到陕甘苏区,会合红二十六军。

  我军绕过祟信,突然向北经华亭、安口窑,由平凉东四十里铺渡过泾河,搞得敌人晕头转向,狐疑不定。马鸿宾既怕红军向西攻占平凉,更怕红军挥戈向东,直取其师部驻地西峰镇,又考虑瓦亭、马莲铺、四坡村的几次惨败,再也不敢主动进攻红军了,只得消极防守和派部队远距离尾追。

  我红二十五军乘机大踏步向北挺进。经庆阳县境,翻塬过河,日夜兼程,直抵合水县以西的板桥镇。又沿陕甘宁边界无人区北进。这一带荒无人烟,无粮可筹,以致全军断粮,部队行进十分困难,许多同志走着走着就昏倒在路上。正在部队陷入绝境的时候,恰巧碰上一个羊贩子赶来了一群羊,部队供给处动员说服羊商,买下几百只羊,才缓和了饥饿的威胁,使部队得以继续前进,于九月初顺利到达保安县豹子川。

  省委在此地召开会议。因军政委吴焕先英勇牺牲,决定由徐海东任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任军政委。9月上旬,部队到达永宝山,与陕北党组织取得联系。中共陕甘边区特委书记兼陕甘边区苏维埃主席习仲勋、陕甘边区军委主席刘景范,得知红二十五军到来的消息后,当即赶来看望和迎接。我军于九月中旬到达永平镇,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合,合编为红十五军团,由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委、刘志丹任副军团长、高岗任政治部主任。至此,红二十五军胜利结束长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