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红二十八军在固原的建政情况
投稿:赵正明 王玉富   信息来源:《红军长征西征在固原》   日期:2017年11月30日     【字体: 】【打印】【关闭

  1937年初春,红二十八军来固原县东部山区(现为彭阳县所属),驻扎在草庙、城阳、红河川一带,军部设在白阳城(今彭阳县城)东门外刘家官院的刘丕宏家。即着手组建政权,宣传党的团结抗日主张和各项政策,筹集军粮。

  因为受了反动宣传的影响,红军所到之处,有钱富户闻风逃跑,不敢露面。红二十八军政治部的科长张国生在徐原村筹集军粮时,该村唯一有粮户是徐满库(曾任小学教员)。徐没有逃跑,并且口头答应捐献,但心中仍有顾虑,唯恐自己不够吃了。他想办法要见军长,便买了几只羊,作为慰劳品,由张国生引见军领导,受到了军领导的接见。军领导对徐讲了团结抗日是民族唯一出路的道理。徐受启发后,回家捐出8石谷子(约4000斤)支援军队,并接受了任务,将因不明红军政策出外躲避的人积极往回叫,大力宣传红军的政策。

  为了发动和组织群众,很快组建了“固原东山抗日救国后援会”,主任是徐满库,委员有扈连玉、余如科、刘丕宏、虎荣峰、杨登魁、王永杰、黄德基等,共由9人组成。抗日救国后援会的主要任务是:(1)征集粮食支援军队;(2)向红军提供当地情况;(3)向群众宣传共产党的政策;(4)调解和处理民事纠纷。

  在抗日救国后援会的动员下,城阳川的有粮户共捐献出小麦120石(约6万斤),并积极向各驻军的村庄运送。军队对此很满意,派出文艺宣传队,利用逢集的日子,在城阳街上庙前的戏楼上,主持召开了群众大会,由张国生同志讲了话,宣布成立了“固原东山区抗日救国后援会”,由红二十八军政治部赠给该会一面绸质刺绣匾额。上绣“团结御侮”字样。会后,宣传队向群众演出了以宣传抗日和军民团结为内容的文艺节目。老百姓初次看到这些新鲜戏,都非常喜欢。不久,又成立了乡一级的抗敌后援会。红河川的主任是扈连玉;麻子沟圈的主任是虎荣峰,副主任杨登魁;草庙子的主任是刘自生,副主任是张占贵。各后援会的工作十分认真,扈连玉的年纪已大,但仍骑着毛驴到各村去做工作。

  红河川的王石沟村有个富户名叫徐效衍,世世代代以农为业,家中存粮很多。徐效衍认为红军是仁义之师,应该支援,还劝勉子弟,勤劳生产,不可松劲。红二十八军刘国良科长动员他捐献军粮,他慷慨应允,当即给刘科长指看了存放粮食的地点。刘科长很高兴,便计算留够徐家的用粮,把军用的部分拿封条号了,然后组织人力驮运,共计捐献粮食约3万斤。为了慰劳红军,徐效衍还主动捐献了一些活猪活羊,供给部队改善生活。三四个月后,红军临走时,红二十八军政治部与抗敌后援会共同给开明人士徐效衍送了一幅布质红色匾额,约7市尺长,横书“抗日先锋”字样。由主任扈连玉与红二十八军政治部的同志和群众代表一起,敲锣打鼓送到徐家,作为表彰。

  红二十八军在固原驻扎的时候,正值春耕播种季节,红军在各自居住的周围种上了树。住白阳城和刘家沟的红军,从当地农民杨柳树上砍下枝条,截为一尺多长。把一大半栽入地下,一小半露出地面,结果两处的树都活了。在白阳城北门外种的树因为管理不当,后来成材的只保存了一棵柳树。红军把种植杨柳树的新技术初次传到了固原。原来,固原人种植杨柳树的方法是:把高约六七市尺长,直径2寸左右的杨柳树木杆,在地下栽过2市尺深,还要加水夯实,才能成活,见红军这样种树方法,既省工,又省树种,当地群众就开始学习了这种先进植树法。

  红军还在堡子崾岘的阳洼里。开荒种了100多亩粮食,粮食快成熟的时候,红军开走了。红军的纪律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红军所到之处对群众的利益秋毫无犯,老百姓不出粮、不出款,送去的军草,都按质论价把钱给了;凡住过的地方,临走时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老百姓农活忙了,还帮助老百姓种庄稼。青年人羡慕红军,临走时仅彭阳乡的任家湾一个村内,就跟去2人参军。

  1937年3月间,红三十二军从固原的石家沟口撤离,二十八军到石家沟口换防。这时,军部住在石家沟口街上的张彦栋(回民)家,还在石家沟口街上办起了商店。一次,给石家沟口街上的居民每户分给25斤黑豆,叫生成豆芽菜以后,交军队改善生活,各家各户都及时完成了任务。红军在石家沟口驻扎时,还有进行了部分武器生产、用手工摇钻做枪。

  红二十八军于1937年5月间离开固原向东去了。临走时,峁家堡子后援会的会计王成基、武装干部赵正明两人要随军同去,走到镇原,二十八军将王、赵两人留给了常驻镇原县的“援西军”。为了开展地方工作,援西军又说服这两同志,回到原籍工作,就地扎根。回来后,赵正明同志坚持了十三年地下接待工作。红二十八军在固原建立的政权组织,在红军撤离后,遭受了国民党的镇压和摧残,把富连玉同志几乎活埋了。但是,这些同志后来多数转入地下工作,一直坚持下来了。有少数同志进入了边去,随着全国的解放,又回原籍来开辟新区工作。